nba2k18捏脸|nba卡通画
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乘龍佳婿 > 在鄉間 第五百三十四章 賞秋遭遇熊孩子
    準備那場講學準備了好幾個晚上,其他日子不是上課就是輔導習題,張壽只覺得這是自己人生中最勤勉的日子——畢竟之前就算是在半山堂和九章堂同時開課,他在半山堂中也只是信手拈來講點很基礎的歷史和數理,九章堂更是沒事就丟給陸三郎。

    然而,次日這難得休沐的這一天,他本待睡覺睡到自然醒,結果卻還是生物鐘作怪,早早就醒了,只好賴了一陣子床方才爬起來洗漱早餐。等到去見過吳氏,得到這位養母的暗示,讓他去約了朱瑩出去賞秋,他頓時哭笑不得。

    可還沒等他想好這賞秋應該選個什么地方——如今的京城可有什么滿山紅葉,一日之間又能往返的好去處,他卻直接把朱大小姐給等來了。興沖沖的朱瑩一見他就笑道:“阿壽,今天和我一塊去萬歲山賞紅葉吧?”

    “……”

    如果此時能用顏文字,張壽相信自己能打出一堆來。在后世,若說景山賞秋,那真是沒新意更沒創意,可在如今這個時代,上去過萬歲山的人屈指可數,而他竟然可以因為賞秋這種簡直兒戲的原因再去一次?就算他覺得皇帝對他好像還行,可也不至于自戀到認為特別。

    因此,他忍不住臉色古怪地盯著朱瑩,頗為謹慎地問道:“就我們兩個?”

    這種對話聽得門外的阿六忍不住莞爾。可下一刻,朱瑩的回答竟是讓他都始料未及——畢竟在他想來,素來愛憎分明的朱瑩應該直接爽快地承認下來。

    “我也想,可惜這次不行!”朱瑩卻不知道門口還有個聽壁角的,哼了一聲就懊惱地說,“皇上特意差遣人來,讓我帶你去萬歲山賞紅葉,那是太祖爺爺特意讓人搜羅秋天會有紅葉的樹栽種在上頭的……要我猜,皇上會不會是想讓你單獨輔導一下四皇子?”

    還能這樣?張壽簡直覺得不可思議,他讓三皇子自己回去教四皇子,借此增進兄弟倆的感情,同時培養兩個人的獨立性,但三皇子好像很吃力,所以他松過口,說是讓四皇子可以來張園或趙國公府,然后單獨請教他。可現在這情形……

    皇帝這難不成是打算找他做家教?他哪來這么閑,難得休沐一天,哪能這么壓榨勞動力!

    見張壽赫然滿臉抗拒,朱瑩只好咳嗽道:“就進宮去看看吧。說不定不是為了四皇子,而是為了你講學和日后經筵的事情呢?爬爬萬壽山,好歹也能散散心,要是皇上真的提什么沒道理的要求,我替你拒絕!我上次已經說過他了!”

    呵呵,大概這世上除卻太后之外,也就是你敢當面說皇帝了!

    張壽也只能苦中作樂地想,大概這也算是完成吳氏那邀約朱瑩一同去賞秋的任務,當下只能無可奈何地答應了,卻帶著朱瑩先去和吳氏說了一聲。結果,吳氏的反應赫然是驚喜交加,連聲說我本來就讓你們去賞秋,現在這是正好,幾乎攆人似的親自把他們送到了二門。

    對于吳氏那點功利的念頭,朱瑩雖說已經感覺到了,但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在意。吳氏固然希望張壽飛黃騰達,卻也拼命給她和張壽找各種機會,這種婆婆上哪找去?于是,她喜滋滋地和張壽一塊出了門,見人訝異地看向了那馱轎,她就咳嗽一聲道:“這樣進宮低調一些。”

    大小姐,你都動用了你祖母的常用座駕,而且這種前后兩匹馬抬轎子似的馱轎走在大街上,你管這叫低調?你信不信后頭會跟上一堆眼睛,發現我們進了北安門后就會光速傳到所有消息靈通人士耳中,然后再傳遍各種官宦之家?

    張壽只覺得啼笑皆非,可當看到朱瑩那明顯心虛的表情,他就知道人肯定也明白這一茬,這不過睜著眼睛說瞎話,因此搖了搖頭后,他就踩著那特制的車蹬子上了馱轎。當馱轎套穩,馱著轎子的馬兒穩穩當當前行時,他想起上次進宮坐轎子的暈轎感,不禁微微有些出神。

    緊跟著,他就看到面前一只手輕輕晃了晃,抬頭一看,就只見朱瑩的臉近在咫尺,仿佛只要他一探頭,就能一親芳澤。雖說早已經親過了,但他還是不由得一動不動地看著那水波瀲滟,仿佛會說話的眼睛,卻是揚眉笑了笑。

    “瑩瑩,我們的好日子一拖再拖,對不住你了。不過,你大哥都有主了,現在看看四周圍那些人,好像就只有一個張琛還在打光棍了。”

    “還真是!”朱瑩這才往后一挪,面上飛起了兩朵可疑的紅霞,自然才不會承認剛剛想要趁機靠近一些,彌補上次生辰時那猶如蜻蜓點水的一吻之后,再也沒敢太靠近他的遺憾。她目光游離地東張西望,試圖降低臉上的溫度,直到手被張壽握住,這才陡然驚醒了過來。

    她嗔怒地看了人一眼,這才慌忙延續張壽的話題:“張琛一定要娶絕色,可滿京城的絕色千金才幾個?就算不挑門第那也找不出十指之數。更何況,小門小戶的女子很難應付得來官宦人家那點人際交往,而張琛和永平從小到大就看不對眼,否則倒是省事了!”

    為永平公主操心之后,她又埋怨道:“你別看張琛現在說得輕巧,就算真的一個絕色大美人站在他面前,他還要挑剔人性格……這家伙就只能找個沒心沒肺的才受得了他這脾氣!”

    聽到朱瑩這抱怨,張壽就若有所思地說:“我倒是覺得,張琛這脾氣,說不定娶個語言不通的外國美人兒,那還有點意思。”

    朱瑩登時猶如看怪物似的看著張壽,隨即嗔怒地嚷嚷道:“阿壽你比我還突發奇想,也不怕秦國公氣得打到你家里來!他現在可是順天府尹,一旦發作起來,就連阿六也要吃不了兜著走,你小心家里連買米買菜都成問題!”

    “我這不就是說說嗎?”張壽連忙舉手投降,心里卻不無戲謔地想,張琛這一定要絕色為妻的意識,還能夠持續多久。據說人身邊丫頭都是秦國夫人給挑的絕色,就這還覺得不夠,還要個力壓群芳的正妻……這得等到猴年馬月才能人面桃花相映紅?

    閑話之間,馱轎已經到了北安門。既是太夫人的座駕,而且打起簾子之后,又看到里頭坐著的是張壽和朱瑩,戍守北安門的守卒自然立時讓路。

    目送人進去之后,方才有人竊竊私語,卻不是為了張壽和朱瑩同轎而行,人家趙國公府的長輩都不在乎,宮中太后皇帝更不在乎,誰還會嚼這舌頭?他們好奇的是,張壽又進宮了,這是近期來第幾回?皇帝這次又找人來干什么?

    馱轎在皇宮外皇城范圍內依舊可以自由前行,因此張壽下轎子時,已經是萬歲山腳下了。已經登過一次山的他想到了上次在萬歲山上俯瞰宮城時那種不同的感受,可隨之卻想到了崇禎皇帝煤山上吊那檔子事,聽到朱瑩叫他一塊登山時,方才自失地把這念頭攆出腦海。

    在這種秋高氣爽的季節爬山,是一件很愜意的事,尤其是美人在側,溫言軟語,那種滋味就更讓人愜意了。但只要一想到這是皇帝獨享的山,他就不知不覺容易想歪——可隨即就意識到,外皇城怕是連嬪妃都不大能隨便出來。就在這時候,他聽見了兩個先后響起的驚呼。

    “老師!”

    張壽抬頭一看,就只見三皇子撒歡似的朝自己奔了過來,而剛剛同樣叫出聲的四皇子則是在趕上前兩步之后,遲遲疑疑地停下了腳步。他本能地四下里尋找了一下皇帝,發現不見人時,他就順手習慣性地摸了摸三皇子的頭,隨即就朝四皇子迎了上去。

    “怎么,鄭锳,來蹭了一兩次課之后就不能來九章堂,所以覺得我這個老師不順眼了?”

    四皇子沒想到張壽用這么輕松隨便的口氣和自己說話,微微一愣就甕聲甕氣地說:“不是你讓瑩瑩姐姐對父皇說,我一直在九章堂蹭課不好嗎?我不如三哥聰明,我已經跟不上了,以后你也不用發愁我再死皮賴臉要去九章堂了!”

    見四皇子說著說著竟是已經轉過身去,張壽看這別扭孩子不禁有些好笑,走到人身后時,他突然蹲下來雙手在人腋下一叉,隨即把人猛地舉高了起來。這突如其來的一下頓時把四皇子嚇得哇哇亂叫,就連遠遠看著的幾個侍衛都慌忙現身出來,卻被三皇子急忙揮手攆走了。

    張壽當然沒力氣一直舉著這么個熊孩子,只嚇人一跳后就把人放了下來。見四皇子落地之后心有余悸地直接跑到三皇子背后躲著,還拿眼睛瞪他,他就輕輕拍了拍手。

    “我還記得,你們兄弟倆當初第一次來半山堂中自我介紹的時候,曾經說一個擅長畫畫,一個擅長下棋,我問你們,現在還畫畫,還下棋么?”

    對于這樣一個奇怪的問題,三皇子想都不想就使勁點頭,表示自己還在畫畫,而四皇子卻神情低落地說:“功課那么難,我哪里還有空下棋!”

    “功課難,就丟掉你喜歡的東西,你甘心嗎?”張壽這一次笑著上前摸了摸四皇子的頭,見人抿嘴不說話,他就繼續不緊不慢地說,“而且,你覺得,你是真心喜歡算學,還是喜歡我這個老師從前給你講的課?”

    見四皇子面色漸漸有些變化,他就退后了幾步,微微笑道:“看你這樣子,應該是喜歡我講課,那么昨天我在國子監講學,你怎么就沒去?”

    “我當然去了!”四皇子本能地一句話迸出了口,等發現三皇子愕然轉身盯著他,他方才醒悟到自己竟是上了當,當即就又羞又氣,竟是直截了當地說道,“我就是喜歡聽你用輕松有趣的口吻說歷朝歷代那些事兒,比那些老先生強多了!”

    “我講的,只不過是我自己理解的,有些東西也難免錯漏。那些老先生講的固然猶如的照本宣科,但他們宣讀的,是世間讀書人都認可的東西,所以你需要兩相印證,不能都相信我的,也不能都相信他們的。要知道,讀書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質疑,明白嗎?”

    張壽隨口把做科學需要質疑這個原則改頭換面,灌輸了給四皇子。見小家伙被自己說得一愣一愣的,猶豫片刻才點了點頭,他就又笑了笑。

    “那么,你之前豪言壯語說日后要再考上九章堂,然后跳級和你三哥同班,那你現在怎么想?還愿意繼續嗎?”

    四皇子剛剛云開霧散的臉頓時再次陰了。一旁的朱瑩簡直急得不得了,好容易把四皇子給哄得回心轉意,現在張壽怎么又哪壺不開提哪壺?

    見四皇子這一次咬著嘴唇不說話了,竟是破天荒沒有再次堅持繼續考九章堂,而三皇子卻用帶著特別期待的目光盯著四皇子,張壽就笑呵呵地說:“每個人都有他擅長的東西,比如陸三郎,讓他去考進士那絕對是瞎胡鬧。而讓張琛去學算學,那也一樣是強人所難。”

    “四皇子你基礎很好,只要鞏固好基礎,明年考九章堂也許不在話下,但要趕上你三哥的進度,那卻不太可能。其實你若是喜歡我那講史,我可以和之前講學那樣,隔三差五在國子監講一講外國史。你三哥在九章堂課業壓力大,讓他去做他的習題去,他就沒空聽了!”

    聽說三皇子不能聽,自己卻可以,四皇子這才露出了又驚又喜的笑容。可當他看見三皇子赫然也是滿面喜悅,分明那是為了他而高興時,他卻又覺得自己有點齷齪。尤其是想到當初他被阿六背回九章堂時還豪言壯語,現在又打退堂鼓,他只覺得糾結極了。

    可是,他真的不是特別喜歡算學,他只是喜歡和三哥在一起,他只是喜歡張壽那不拘一格的上課……他其實不喜歡那黑壓壓動輒幾黑板的板書,他更不喜歡擦黑板!

    想到這里,四皇子深深吸了一口氣,斬釘截鐵地說:“老師,明年……明年我會考九章堂試一試,畢竟這是我當眾承諾過的。如果考進去了,我會好好讀,但如果考不進,我就不考了!但是,你要是真的在國子監開講外國史了,我一定會去聽的!”

    張壽見三皇子撲過去抱緊了四皇子,兄弟倆那和樂融融的樣子,他不禁輕舒一口氣,連朱瑩什么時候輕輕抓住了他的手都沒察覺。直到耳畔傳來了朱瑩的夸贊,他才側頭對她一笑。

    當放了兩個兒子去萬歲山見張壽和朱瑩,自己卻在乾清宮的皇帝終于等到了消息時,他不禁輕輕嘖嘖一聲,心情異常復雜。他怎么覺得,張壽比他更懂得當爹?

    頂點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nba2k18捏脸 后二直选复式杀号公式 赚钱的信用卡 河南哈皮麻将下载 ag视讯如何看套路庄闲 日本麻将 琼崖海南麻将群 云南时时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甘肃11选5投注技巧 湖北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连线 最赚钱的黄主播 山西快乐十分 东体育彩票快乐扑克3 北京pk10官方走势图 四川快乐12 325棋牌游戏正版下载 pk10技巧稳赚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