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2k18捏脸|nba卡通画
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暗影統領的公主妻 > 正文 第七百零五章 為母釋父,奪權上位
    慕容深看著全部人都這般提防他,想起顏樂那天大大咧咧的和自己說,自己是她的仇人,她大哥告訴她的。她大哥說得到沒錯,武家身為保衛云衡的軍力,要是兩國發戰,那自己第一個滅的就算武家了。

    所以這樣看下來,武靈惜對自己的態度倒是最真誠的。

    他想著,那目光自己和顏樂的相迎。

    “武將軍身為云衡第一將軍,想來跟在你們身邊就是最為安全的事情了。”他故意無視他的逐客令,反而棋往前推了一步。

    顏樂倒覺得很有趣,挑眉看著他。

    “二皇子,我們要去馬場,不然你也來?”她的聲音懷著笑意,武霆漠完全不同,是邀請他同行。

    穆凌繹這次對顏樂這句話倒是沒什么意外,他看得出慕容深想接近自己的顏兒,自己的顏兒想接近從他身上知道更多事情。

    所以他只是冷冷的看著他,沒有去開口阻止什么。

    武霆漠始料不及自己的妹妹如此,他第一時間的反應是看向穆凌繹,想知道他的意見,但他好似無動于衷一樣。他有時候真的不懂,是不是妹妹有時候真的提出要別人,他穆凌繹都會答應,都會妥協。

    但武霆漠顯然想多了,他一個連她兄長都無法忍受的人,怎么會同意顏樂去愛上別人呢。

    穆凌繹把握著時機,故意在慕容深滿眼笑意和曖昧看著自己顏兒的時候,當著他的面將顏樂拉到自己的身前去。

    “二皇子,顏兒與我已有婚約。”

    不躲不避,直接宣示,和剛才不該靠太近,怕惹得顏樂生氣的姿態截然相反。

    顏樂覺得,自己的凌繹在吃醋,假的那種。

    而慕容深覺得,穆凌繹的嫉妒心終于在一點一點的被開發出來了,這時候再來個梁啟珩,對,還有那個為了顏樂發狂的蘇祁琰,也可以過來,人到齊了,戲才是真正**的時候。

    他想著,聲音變得極為的輕松和愉悅。

    “穆統領,婚約婚約,又不是不可解除。”

    他的話,很有刺激他的意味。

    顏樂聽著慕容深挑釁自家凌繹的話,那目光驟然冷卻下去了。

    “來我云衡挑釁臣子忤逆皇命,二皇子覺得是什么罪名?”她永遠,都不會由著自己的凌繹被欺負。

    穆凌繹極快的感受到顏樂對自己的維護,驀然想到剛才悟前輩的話。

    他——沒說一句自己的不是,顏兒的怒氣就更深。

    他轉而說自己的顏兒不好時,她放到冷靜下來。

    所以自己顏兒每一次生氣,其實都是為了自己,為了維護自己。

    穆凌繹想著,收緊了抱著顏樂的雙臂,真的感動自己在方方面面被她維護著,保護著。他看著自己懷里的人兒,多么想和她說謝謝。

    但好似自己和可愛的小顏兒搭話,會害她暴露。

    他想著,倒是笑了。

    慕容深感覺到感覺到穆凌繹的愉悅,眼里微不可查的閃過幾分嫌棄。

    “穆統領,您執掌抗暝司,應該是熟讀云衡律法的,您倒是回答回答靈惜公主的問題。”他的聲音如常的悠長,說得仿佛在為顏樂抱不平一樣。

    顏樂眼里的嫌棄更深,要開口再次針對他,被穆凌繹往后拉。

    “二皇子說的是,得好好的教教顏兒的云衡的律法,你們遍坐第二輛馬車吧,不要打擾我們。”他說著,將顏樂抱進了剛從后門往這來的馬車,示意陪著車夫出來的家丁再去置辦馬車。

    他無視眾人,直接要車夫趕路。

    顏樂將車簾掀開,看著從慕容深出現之后就很不自在的梁依萱,朝她喊著。

    “小七~過來。”她可不能將她給落下,她看著和哥哥...沒什么感情,又那么怕慕容深,待會嚇哭怎么辦!

    她想著,在梁依萱坐進來之后,就要她坐在自己的身邊。

    穆凌繹很無奈的看著自己的顏兒娘子探著頭,要她的哥哥帶慕容深去。

    慕容深看著這始料不及的畫面,都要覺得她是要她哥哥在路上將自己埋了呢!他興致缺缺了起來,聽著武霆漠要人去將馬車換成快馬,嘴角的僵硬的扯了扯。

    他不是傻子,這武家是武將世家,騎射的本事在任何人之上,所以這樣的人家養馬,都是比尋常馬匹高大的烈馬!他厭惡著,但還是不得不爬上去,在這不怎么不情愿配合自己的馬兒的拖累下,愣是將路途走慢了一半。

    武霆漠其實也是受到拖累的,他走的很慢,是從未有過的速度,一邊監視著慕容深,一邊看著他在馬背上歪來歪去,一直承擔著要掉下來的危險。不過他倒有不怕這速度浪費時間,因為馬車就算先出發了,走了一半之后也才在自己的前面,自己就姑且算是保護著妹妹。

    顏樂在馬車里,看著梁依萱一直靠在車窗上看著后面的慕容深,也探過去看著。她有些好笑,自己的哥哥竟然那么壞!那么聰明!懂得搞一搞慕容深為凌繹出氣!這混蛋,竟然一句又一句的給自己的凌繹挖坑,真真討厭。

    穆凌繹原本就難受梁依萱在這呆著,害的自己都不能親親可愛的顏兒,但當他看著兩人開始心平氣和的交談起來,他還是覺得...欣慰的。自己的顏兒想要朋友。自己的顏兒想要的,自己都會滿足,這是自己的承諾。

    特別是她此時的笑容,很真實,很溫暖。

    “你怕他?”顏樂輕聲問著梁依萱。

    “怕,他笑著的時候特別陰森,武靈惜,你得小心,他總是盯著你看。”梁依萱停下著顏樂。

    顏樂感受到來自同為女子的擔心,重重的點頭,表示感謝。

    “恩!會的,不過我不怕他,你怕的話躲在我身后。”

    梁依萱聽著顏樂的話,小臉皺起,卻是感動。

    “武靈惜,你真好。”她說的是實話,在自己那么多的兄弟姐妹中,都沒人說過會保護自己的話。只有武靈惜一再的用姐姐的身份來保護自己。

    顏樂淡淡的笑笑,揉了揉她的頭發,沒有在開口。

    她轉頭坐了回去,很是自然的靠近了穆凌繹的懷里。

    穆凌繹抬手環住了她的身子,與她的目光相迎,笑了笑。

    自己的顏兒,很開心,在這樣的生活中,她越來越自得。

    梁依萱回頭之后,看著顏樂被穆凌繹護在懷里的嬌弱模樣,煽情了起來。

    “武靈惜,為什么你一直再受傷?”她是第二次詢問這個問題,她覺得她上次的回答很不好。

    顏樂很是無所謂,這個問題,說得還是盡帶玩笑。

    “因為湊巧。”

    她說完,不想這件事讓自己的凌繹低落起來,轉移了話題。

    “小七~你一直往宮外跑,但為什么你好像不常和皇后娘娘在一起,你為什么不去找她?”她一直不解這件事,小七的自由掌握在她的手里,她何時出宮都是自己拿定主意,但她卻是在皇奶奶身邊長大的。

    梁依萱第一次被問及到自己心里曾經最在意的事情,看著顏樂默然了一會。

    “母后的心里,其實只在意四皇兄。”她的聲音突然好似變得成熟,莫名的答非所問了。

    這件事在她心里,一直都是復雜的事情。她不懂為什么母后,會在四皇兄死后選擇離開自己,離開皇宮,自己也是她的孩子。她可以為四皇兄的死悲傷,但她可以忍心將自己拋下。

    皇宮里的人都是顧著自己的,四皇兄不在了,沒有在真心對自己好。

    “武靈惜,你知道嗎,如若四皇兄沒死,那該多好,我就能一直被他疼著,和他在一起,和母后在一起。”她真的難過,最疼自己的哥哥離開了人世之后,連母親都不要自己了。

    顏樂不知道這樣的問題引出來的是這樣悲傷的事情,她一直以來,都鮮少聽到關于四皇子的事情,都沒有想到梁家其實和武家,穆家一樣,也還是有著犧牲在的。

    梁家失去的是梁啟琛,一個天之驕子。

    她想,皇帝有沒有在這件事上,反思什么。

    他的兒子被奪走了性命時,他的心疼不疼。

    自己沒有見過那位表哥,都覺得疼,都覺得他好可憐,好無辜。

    顏樂想著,重重的嘆了口氣。

    “小七,很多事情都避不過,一生那么長,要迎接的變故還很多,我們只能面對。”她感受到她的脆弱,她想為她預警,在她越來越往后的生命中,還有一個接一個的變故。但無論遇到多么大的打擊,她都要堅強。

    無論是啟珩后面要為母親釋父,還是要奪權上位,她都要堅強的面對,這些在大人的計劃中都已經是不能去放下的事情,很抱歉要波及到她的一生乃至情感,但是這樣的事情,真的避免不了,停止不了。

    梁依萱聽不懂顏樂話里的蘊含的意思,但她看著顏樂,懂得她的關懷,更懂得一件事。

    “武靈惜,你之前的十二年是不是過得很苦。”她是詢問,但她說著的語氣很小心翼翼,因為怕傷害到她。

    顏樂看著梁依萱關心自己的目光,原本的悲傷在將事情轉移到自己身上后,變成了笑意。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nba2k18捏脸 25选5 云南快乐10分 500万彩票网即时比分 广东36选7 8波体育比分网 全球股市估值 四川快乐12 什么是股票融资 山西11选5 第一理财产品 安徽十一选五 云南十一选五 新浪股票行情 2012上证指数数据 广东11选5 北京11选5